关灯
护眼
    看着纪思江那副特别想知道的样子,言邸抿了抿嘴唇,似乎是在思考该怎么组织语言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言邸终于开了口,“那个叫纪思江的男生,可真凶,和他做同班同学肯定很倒霉。”

    “他只会打架,不会学习吗?”

    “平时吊儿郎当的,考试成绩那么好,肯定是抄的吧。”

    言邸边说着,边观察着身旁纪思江的脸色。

    虽然他的脸上还挂着笑容,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僵硬。

    凌落星想笑又不能笑,她已经替纪思江感受到了尴尬,替他用脚扣出一套别墅了。

    眼看着纪思江的脸色越来越绿,言邸和凌落星对视一眼,决定现编一句。

    “纪思江又会打架,学习又好,简直是小说里的校霸走进现实啊。”

    言邸说出最后一句话,脸上都带着别扭的微笑。

    他别扭了,但纪思江开心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肯定有人崇拜我!”纪思江一拍桌子,桌子差点儿没被他给掀翻。

    凌落星和言邸赶忙扶住桌子。

    因为动静大,周围的人朝这里看。

    凌落星只好尴尬的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又指了指纪思江,然后摆了摆手,告诉别人纪思江有些智力障碍。

    那些人一看是这样,立马就开启了同情模式。m.

    “你说谁没脑子呢。”纪思江也不傻,那些人同情的目光,都快怼进他眼里了好不好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。”凌落星摇头,吃着手里的串看向别处。

    “不给你吃了!”纪思江一把夺过烤串。

    “纪思江,你蹬鼻子上脸,今天我就代表天庭收了你!”

    言邸的鼻子眼睛都快蹙到了一起,怎么凌落星还演了起来?

    “切,就你!”纪思江很快跟着附和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在桌子旁边,你一句我一句得放着狠话,但就是不动手。

    言邸扶额,所以今天的汽水是被偷偷调换成酒了吗?

    不然这两个人怎么像是喝了二斤酒一样。

    直到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解决完,纪思江才和凌落星两人告别回家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半道挂起了风,凌落星迎着风查看同学们发来的报平安的信息。

    言邸低头,看到凌落星外套的拉链没有拉上,就拉住她让她站住。

    凌落星也没问为什么,听到言邸说让她站在原地,她就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言邸吧她的拉链拉好,这才拍了拍她的头,示意她可以继续走了。

    得到了指示,凌落星继续看着手机里的信息往前走。

    言邸则是看着前面的路,遇到什么坑洼,什么电线杆,就直接把凌落星拉过去。

    确认同学们都回家后,这才把手机放进了兜里。

    她松了一口气,很自然地就挽上了言邸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言邸还以为凌落星是有事情要说。

    凌落星抬头,眨巴了两下眼睛,“没怎么啊,就是想挽一会儿,你不乐意?”

    言邸轻笑一声,“当然没有不乐意了,这样挺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很久没像这样,安静地走在路上散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