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你醒了,怎么也不叫一声?”凌落星走到桌子旁倒了一杯热水递给孟姜。

    孟姜接过,颇有深意地看了凌落星一眼,“这不是怕打扰到你们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跟什么啊,我们可是在好好学习。”

    看着孟姜的眼神明显不对,凌落星抬手比了一个戳眼的手势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没发生什么事吧。”孟姜把喝完的水杯放在面前的桌子上,眼眸低垂。

    “没有,但是你怎么受了那么重的伤?”凌落星坐到孟姜身边。

    孟姜只摇摇头,然后笑了笑,“知道的人都死了,你确定要知道吗?”

    孟姜的笑容可怕。

    凌落星边摆手,边往后退。

    她腾地站起身,“我去给你熬点儿粥。”

    “记得加点儿蜂蜜。”孟姜叮嘱着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凌落星比了一个ok的手势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见人离开,孟姜摊开手掌。

    掌心中赫然是一颗红色的宝石。

    也正是为了这颗石头,她才受的伤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孟姜少有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找到了那个人,可为什么她就是高兴不起来呢?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凌落星开始起床洗漱。

    洗漱完,她打开衣柜,挑选着里面的衣服。

    不是在学校,也不用穿校服,这下穿衣服倒是成了难题。

    穿制服?

    好像有些死板。

    穿运动服?

    是学习又不是运动。

    经过了一番挑选后,凌落星的目光最后落在最后一件改良旗袍裙上。

    “就它了!”

    凌落星把它拿下换上,然后扎了一个简单的头发,便坐在书桌前开始等待。

    最后言邸没等来,倒是先等来了早饭。

    凌落星早就饿了,看到早饭,急忙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刚刚起床的孟姜看着她这模样,调侃道,“你是刚逃了饥荒吗?”

    凌落星咽下嘴里的食物,“什么啊,我是饿了而已,不过快一个早上了,言邸为什么还没来啊。”

    “都这个点儿了,估计是有什么事耽误了吧。”孟姜看了眼表。

    “害。”凌落星叹了口气,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孟姜看她这幅模样,便提议让她直接打电话。

    凌落星头都没抬,“言邸没有手机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去找他?”孟姜又提议。www.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他家在哪里。”凌落星更加萎靡不振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呢,我帮你找不就行了?”孟姜双手抱臂,一脸轻松。

    “真的!”凌落星顿时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“等等啊。”孟姜闭上双眼,没过一会儿,便又睁开。

    她一把抓住凌落星的胳膊,“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和刚来时一样,凌落星再睁眼时,已经完全到了另外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“这是哪儿?”

    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看着周围脏兮兮的环境,凌落星又问出了一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找言邸嘛,他就住在这里。”孟姜平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住在这里?”看着周围脏乱差的环境,凌落星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。

    曾经的言邸就算是温和,也有些自己的底线和骄傲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凌落星曾无数次想过,也许这是上天重新给她的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让她重新认识了言邸。

    凌落星重重地呼了一口气,“言邸在哪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