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言邸像护鸡崽子一样,挡在凌落星的前面,一双眼睛充满了警惕。

    纪思江也不说话,但却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    面对言邸充满警告的眼神也没有丝毫的退缩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……”上课铃这时响了。

    站在言邸身后的凌落星扯了扯他的衣服,“言邸,上课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凌落星的声音,言邸的目光一瞬间柔和了不少,“你先走,我跟着。”

    听罢,凌落星也没在留恋,转身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周围诡异地安静下来,言邸退后一步,又上下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少年后,这才面容冷漠地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回到班里,老师还没有来。

    凌落星让开空位,让言邸进去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言邸的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的言邸和从前不一样,但她毕竟在他身边待了那么多年,他的一些小习惯她还是记得没有变的。

    比如像现在,心情不好的时候会闷声不语,不停地抠着指甲。

    然而还未等她开口询问,言邸里先张了嘴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真的走神了。”言邸的表情,出奇的认真。

    凌落星没想到他会提起这个,张了张嘴,又闭上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她低眸,瞥见言邸扣着指甲的速度更快了。

    再不说话,只怕他要将自己的指甲抠烂不可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也没有怪你啊。”凌落星又看了一眼言邸的手,皱了皱眉,拉扯了一下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似是松了一口气,言邸的胸腔放松下去,只坐正自己的身子,“快要开学考了,好好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凌落星乖巧点头,毕竟她可是答应了数学老师,要惊艳他一番呢。

    但这临时抱佛脚,也不知道用处有多少。

    只怕到时候,她的成绩,真的会把数学老师给吓死。

    转眼间,又放学了。

    一回到家,凌落星就把书包甩到了一边,冲到沙发,扑通一声扑倒在上面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凌落星嚎叫着,她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生疼。

    天底下,怎么会有那么难学

    m.的东西啊!

    “叫魂儿呢。”孟姜循着凌落星那幽怨的嚎叫声,出了房门,双手抱臂,倚靠在墙边,看着沙发上那个已经变成了鸡窝头的女孩儿。

    凌落星腾地一下坐起,一脸呆滞地看着前方,“我感觉我的魂儿要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魂儿要没了?”孟姜眉头一皱,快步走到凌落星旁边,伸出右手,贴在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孟姜放下手,奇怪,魂魄很稳定啊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本来很是难受的凌落星看到孟姜这个举动,还以为自己出了什么问题,也慌忙在自己的额头上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不是说你魂儿快没了嘛,我看了一下,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孟姜又仔细地探查了一下,完全确定没有问题后,这才收回手。

    “我那只是一个说法,一个夸张的说法!”

    凌落星向后瘫在沙发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