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只这一声,让言邸第一次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凌落星被捂住耳朵,虽听得不太清楚,但她能从隐约的一点儿声音和言邸的口型看出来。

    他让人把那男人的双手剁了,脸皮毁了。

    当时她瞬间觉得言邸也有狠厉的一面。

    现在想想,也许是那一巴掌勾起了言邸童年时不好的记忆,踩中了他得雷区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这个坐倒在地上的小男孩儿是言邸?!

    家里并没有言邸小时候的照片,所以她也没见过,不知道言邸小时候长什么样。

    凌落星缓缓蹲下,她知道触摸不到,可她还是伸出手,想摸摸言邸的头,告诉他不怕。

    “言邸。”她轻唤一声。

    霎时间,周围的一切变得空白,刚才还在场的人尽数消失。

    空白的屋内,只有她和小时候的言邸。

    就在言邸抬头与凌落星注视的那一刻,四周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场景,凌落星认识。

    这是言邸的书房,古色古香,到处都摆满了字画。

    凌落星正回忆着,这时,身后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。

    凌落星转身,发现是言邸坐在檀木桌子后,咳嗽声也是他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想倒杯水给言邸端过去,但和刚才一样,杯子穿过了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无奈,她只好放弃。

    可言邸咳得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最后更是直接吐出一大口鲜血来。

    凌落星慌忙跑过去,她想抚一下言邸的背,可是做不到。

    她着急地都快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但言邸似乎是习以为常,他并没有去管嘴边的血。

    拿到手里的纸,第一件事也是擦摊在桌子上的一副字。

    凌落星认出来了,那是言邸生日时,她送给他的。

    写的很丑,可言邸却像宝贝一样爱不释手,时不时地拿出来看看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,她再也没见过这幅字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不见了,而是染上了言邸的鲜血。

    言邸还在擦着,可那些血迹根本就擦不掉。

    但他就是不死心,凌落星想阻止他,让他不要这么做了。

    她能感受到言邸的郁闷,不开心。

    又一阵鲜血从言邸嘴里涌出,只不过这一次,他及时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言邸将头侧向一边,血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凌落星哭出声来,原来,这个时候,言邸的病就已经这么重了吗?

    而她这个时候在做什么?

    她忘记了,她只记得言邸休息的时间变多了,她很高兴,每天都要缠着言邸陪着她。

    但尽管是这样一直陪着,她也从来发现过言邸的病情。

    她究竟是什么混蛋啊!

    凌落星想给言邸擦擦脸上的血,可是无论她再怎么试,都办不到。

    她蹲在地上,无助地哭泣着。

    渐渐地,周围不再只是她的哭声。

    不同的声音夹杂进来。

    有以前的人,有后来认识的二班的同学,有孟姜,有纪思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