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
        单婧恬一本正经地对他说:“根据我的直觉与判断,她现在应该是还喜欢你,你心里有个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厉璟烈听话地点点头,“我知道了,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我相信你。”她靠在他的肩膀,转了话题,又说:“我看今晚贺总不太高兴呢?兴致缺缺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发现了。谁知道了呢,也没机会问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他会不会因为和菲儿的事在烦心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准,回头我问问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家兄妹回家的路上,也在聊着今晚的饭局上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,璟烈的女朋友,她家在宁城地位如何?”陆知瑶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不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北恒说:“刚才在酒桌上听璟烈说,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,咱们宁城的单家,数得上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和咱们陆家比呢?”陆知瑶眉头轻蹙,果然,站在璟烈身边的女人,都不是普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北恒很有自知之明地说:“老实说,咱们陆家是比不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知瑶讪讪地“哦”了一声,又像是给自己打气说:“那咱们陆家也不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又说:“哥,我这回回来,就进家里的公司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,你愿意来更好了,可以帮帮我。”陆北恒很高兴地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知瑶知道家里的公司跟“鲲鹏”多少都有些生意上的往来,她要从这里下手,给自己和他创造机会。想到这些,她嘴角露出一抹笑来,不到最后一刻,谁也不知道结果会是怎样的!

        这边,沈钧和朋友们吃完饭也从饭店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沈钧喝多了,整个人趴在方韵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韵儿,三哥今天没带人出来,你自己能行吗?”朋友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方韵说:“先给他扶我车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上了车,方韵对代驾说了沈钧家的地址。

        半个多小时后,车子开到了小区地库里,之后代驾又好心地帮着方韵扶着沈钧给送进了电梯。

        从电梯里出来,她又架着他走到了门口,一边按着密码,一边自言自语:“得亏老娘平时健身,不然真整不动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钧此时像是清醒了点似的,回道:“韵儿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说话了,你站起来点,我要承受不住了。”门打开,方韵扶着他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给他扔到他的大床上以后,方韵双手叉着腰喘着气。歇了一会儿,她又帮着沈钧把外套鞋子都给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哥,你好好躺着。”她从洗手间里拿出拧湿的毛巾坐在床边对他说,“我呢,给你擦擦脸和手,然后再给你冲杯蜂蜜水放到床头柜上,我就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钧嘴里嘟囔着两声,听不清说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方韵一边给他擦着,一边说:“我真没想到有一天能看到你会为了个女人把自己喝成这样,你不是最不屑的就是爱情吗?你看看,现在打脸了吧?我看出来了,你不是不屑,你是没遇上喜欢的。她就那么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很好。”沈钧这话回得倒是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方韵一愣,“呵”的一声嗤笑,“好吧,你觉得好,我又能说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起身去厨房冲了一杯蜂蜜水回来,放在了床头。之后又贴心地把他衬衫上几颗纽扣给解开了,怕系着他感觉呼吸不畅。做完这些,她刚要直起身,却不料沈钧突然双手一拽,拉着她的胳膊使她摔倒在了自己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