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    绑匪伸手从腰间取下一副黑色的手环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手环是分开的,但是可以对接在一起,对接口十分平滑,造型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宁而贤接过去的时候,手却狠狠往下一沉,差点没有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手环,重量惊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绑匪押着宁而贤走到苏牧面前,看着宁而贤把两个手环戴在了苏牧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,他轻轻抬手示意。

        钱立群手上多了一个遥控装置,按下了其中一个按键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听到嗡的一声轻颤。

        套在苏牧手上的手环,突然咔的一声,合并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牧的眼角不由得轻轻一跳。

        特种钨钢合金,地球上已知的最硬合金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玩意做成的手环,内植了强力电磁,大概还内植了微型高爆弹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刑具,也是专门研发出来,对付古武者和超能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华国也在研究这样的东西,只可惜,始终没办法做到这么的小巧精致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,东瀛扶桑在这方面的技术,已经完全成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不动声色的轻轻挣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磁力至少在一百吨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来越好玩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对方是有备而来,但是这个准备,未免也太充分了一点吧?

        钱立群的声音,明显放松了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还能轻轻一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好了,告诉我的老师,他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牧看宁而贤一脸的愧疚悔恨,不由得笑着说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父,别担心,我不会有事的,你快离开吧,这里交给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而贤是个文艺中年大叔,感性得很,看着苏牧的时候,好悬眼泪都没掉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眼神,看得苏牧一阵阵心头发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牧啊,你……你是个好孩子,你……,唉,你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垂头丧气的转身,刚走了两步,突然又停了下来,看着苏牧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牧有点好奇的问道:

        “伯父,还有什么事情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宁而贤嚅嗫了一下,叹息一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苏牧,你……能不能叫我一声爸爸?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牧……!

        我把你当伯父,你却想当我爸爸?

        我就……!

        反正迟早也是要喊,就是想在喊的话,没有改口费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得损失多少钱?

        不划算啊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爸爸你这是啥眼神?

        仿佛你女儿要守寡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牧这一声爸爸,就堵在嗓子眼,好半天都没喊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宁而贤也知道,自己这个要求多少有点奇葩,见苏牧张着嘴不喊,不由得微微有些失望,却又一阵的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 是个好孩子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他喊了自己,就表示了小颜是他的妻子,如果他有个三长两短,按照宁家的规矩,小颜无论如何,都得为他守孝三年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他不喊,一定是为了小颜,不让她白白浪费三年的光阴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牧要是知道老丈杆子如此丰富的内心活动,估计直接就跪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是我亲爸爸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只是考虑改口费,你却想得这么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算了,我知道,现在不是时候,你小心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老丈杆子有点颓的背影,苏牧的白眼差点没翻出天际。

        爸爸,你走得未免也……太快了一点吧?

        其实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谁特么背后被一排枪怼着,他不拼命的蹽啊?

        等死吗?

        鬼知道下一刻,对方会不会开枪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