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尽管心里已经骂了一千遍了,但谭芪还是只有认命的份,自己只能好好的把这个任务完成。

    冬冬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妈妈对自己这么温柔,满脸欢喜,又有些怯怯的,生怕自己待会真的靠近妈妈了,妈妈又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谭芪看到这样的孩子,真的是越发的不待见原主了。

    看到冬冬不怎么敢靠近她,谭芪就直接放下手里的碗,然后走过去,直接把冬冬给抱在怀里,本来之前看到冬冬,就觉得这个孩子肯定是缺乏营养,没想到,真的把冬冬抱在怀里的时候,谭芪才发现,冬冬的身体,远比她看到的要严重,抱在怀里,都几乎感觉不到冬冬的重量。

    说出去,这是谭家的大少爷,估计都没有人相信,怎么会有人那么愚蠢呢,无私奉献到可以把自己的至亲都给薄待了。

    “儿子,对不起,都是妈妈不好,之前总是想着,你是家里的大少爷,有那么多的佣人照顾你,怎么都不会让你吃苦的,妈妈才把心思都放在了别人那里,让你受委屈了,以后妈妈会亲自照顾你和妹妹的,原谅妈妈之前的粗心大意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水生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他这个有些固执的妻子,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,听到这些话的时候,水生一个大男人,竟然哭了,这让谭芪更加的难受了,虽然她不是原主,这个丈夫也不是她认可的,但作为孩子的父亲,水生这样一个懦弱的人,算是很称职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冬冬知道,你是做大事的人,冬冬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小孩子能说出这样的话,可见是眼前的这个便宜丈夫为了安慰孩子的,保留了原主在孩子心中一个伟大的母亲的形象,还真的是不容易啊。

    冬冬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这样幸福过,一直以来对他都很严厉的妈妈,竟然抱着他,还跟他说对不起,冬冬很贪恋妈妈的怀抱,可惜他的身体不怎么样,竟然把妈妈的怀里睡着了。

    水生看到冬冬睡着了,担心谭芪会有些不高兴,连忙上前对着谭芪说到:“孩子我来抱着吧,你多休息一会。”

    谭芪看到水生跟她说话小心翼翼的样子,心里真的越发的愧疚,这种愧疚来自于自己现在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冬冬也是我的儿子,你把小云给看着,冬冬今天就跟我睡吧,还有,你把韩律师给我找来。”

    谭芪现在没有可用的人,只能暂时相信眼前的这个便宜丈夫了,至于这个便宜丈夫后面会不会变,她暂时考虑不了这么多了,她现在只想把眼前的这个便宜丈夫给支开,毕竟她真的不愿意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太过亲近,她怕自己忍不住会直接把这个便宜丈夫给一脚踢出去,

    幸好,之前谭芪对待这个便宜丈夫也没有多么的在乎,两人也总是分房睡,因为原主被那些所谓的亲戚教养,不要跟一个外人太过亲密,男人都是靠不住的,可以重用,但不可信任,更不可把心交出去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谭芪唯一能看得上原主的一个点了,冬冬醒来的时候,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,他要赶紧告诉爸爸,他做了一个梦,梦到妈妈对他可温柔了。

    结果他没有看到爸爸,也没有看到妹妹,而且发现自己并没有在自己的房间,眼前的这个房间,分明就是妈妈的房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