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医生的心也是肉做的,言语间有些犹豫,可面对慕少琛的眼神,他还是坦白了:“除了脑部的血块,我们还发现慕少爷的心率不是很规律,现在还没有查清楚是什么引起的,但是我们几个医生会诊了之后,初步诊断,如果72小时之内人都无法醒过来的话,就有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可能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能成为植物人!”

    面对慕少琛的追问,医生不得不说实话,但是看着他一副无法承受刺激的样子,医生又十分紧张。

    “什么?植物人?”慕少琛一下没站稳,往后退了一步,撞在了门口的长椅上。

    医生见到这种情况,也是无奈的摇头,然后重新进了急救室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走廊的另一旁,顾诗允手上的包砰地一声掉在了地上,两只腿也一阵发酸,若不是吴妈手快扶着,就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不可能的,他健健康康的,怎么会醒不过来呢,不会的。”顾诗允靠着墙,被吴妈扶着,嘴里念叨着,一双眼睛已经失去了神采,变得黯淡无光。

    “太太,您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吴妈,我不相信,我们过去看看,医生肯定是在开玩笑,陵西健健康康的,怎么会呢,不可能的,根本不可能。”顾诗允眼里含着泪,一边哭着,一边让吴妈扶着,自己一手又扶着墙,踉跄的往慕少琛那边走着。

    听见脚步声,慕少琛将深埋在双手中的头抬起,看着顾诗允满脸是泪的样子,站在自己面前,瞬间所有的本该属于他的坚强都崩溃了,可尽管那样,他还是要强忍着。

    顾诗允在他面前蹲下,看着他,努力的勾起唇角笑着,摇头说道:“陵西,他们刚才说的都是假的,对不对?陵西好好的,是不是?”

    看着顾诗允这幅要崩溃的样子,慕少琛一把将她拥入自己的怀中,喉咙中也发出了几声哭腔。

    他们慕家,到底是做了什么孽?一时间儿女都要受到这样的惩罚?同时陷入危机。

    他将顾诗允紧紧拥在怀里,许久许久都没有动一下,直到急救室的门再次被打开,两个人才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他们几乎同时起身,冲过去,看着慕陵西从急救室被人推出来,身上插满了各种各样的管子跟仪器。

    顾诗允感觉心都快被虐死了,她浑身都失去了支撑一般,看着儿子满脸惨白的躺在那里,嘴巴张了两下,竟说不出一句话来,只能眼睁睁的让护士推着慕陵西去病房。

    看着那病床越走越远,她慌了,踉跄着想要追上前,却被慕少琛拉着,将她的头拥进自己的怀里,小声念着:“好了,允儿,平静一点,陵西还活着。”

    是啊,至少还活着,他刚才都经历过了差点要失去儿子的痛苦,如今看着他还能活着,自然是超越不了那种疼痛的。

    他努力地抱着顾诗允,然后盯着医生问道:“怎么样?有没有好转?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如此痛不欲生,医生也不愿意承认,可是事实总是事实,不是你不承认,他就会不存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