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李慕全神贯注,盯着金光中已然消失的三件人皇一族圣物。

    他想过很多种可能,比如圣物会投影出一张神秘地图,又或是像伏羲一族醍醐灌顶那样的信息继承。

    但当金光逐渐退去,一道模糊的身影越发清晰地站在李慕面前的时候,他还是惊讶地张开嘴半天没能合上。

    “嗯?天地元气如此稀薄?还有这环境装饰,看来我真的睡了很久啊。”

    星眉剑目,满头乌色的长发,俊朗的外表带着一丝丝睥睨天下的霸气,突然出现的男人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四周,自言自语了几句之后才总算注意到眼前目瞪口呆的李慕。

    “你的血脉非常纯净,哪怕是放在我那个年代也算得上绝对的嫡系,看来运气不错,被自家晚辈唤醒,如果是燧人和神农那两家的子弟估计还要费一番口舌,好了,小家伙,给我说说吧,今夕是何年啊?”

    男人大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,便直接开启了询问环节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实体,但所散发出的气息却格外真实,那种来自远古的厚重感比起当初的风轩皇有过之而无不及,可见其当年的实力是有多么恐怖。

    “额,前……辈,不对,老祖……我叫李慕,是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并没有透露出多少信息,甚至连姓名称呼都没有告知,这让李慕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只能试探性地先自报家门,可没想到才说了几个字,就看到男人双眼光芒一闪,“嗖”的一下站起身来,眨眼便冲到了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姓李?为何不是风姓?如此纯净的伏羲血脉竟然选择从了他人的姓氏,你可还曾把族规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铁手扼住咽喉,话语中尽是怒气,懵B状态下的李慕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窒息感,本能地就开始调动纯阳元气进行反抗。

    星陨剑瞬间就从仓库系统中被调出,炙热的烈焰“唰”的一下布满剑锋,右手手腕猛地发力,澎湃的剑气冲着男人的胸口便是扫去。

    “嗯?好奇特的天地元气,似乎是某种至刚至阳的火焰?可惜你这修为太弱了,连空间之力都未曾掌握,哪怕是现在的我,也不是你这小家伙能够伤到的。”

    此时的男人已经从一开始的冲动中冷静了下来,眼看纯阳剑气袭来,没一丝惊慌,反而是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。

    只见他左手只是那么一挥,金色的华彩便凝聚成实体,直接将纯阳剑气挡在半空,整个过程轻描淡写,就和拍死一只蚊子那样简单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给你一个机会,把为何抛弃伏羲一族的姓氏说清楚,还有现在到底是什么年代,伏羲一族的现状怎么样?以及……你是怎么把我唤醒的。”

    男人松开掐住李慕脖子的手,重新坐回到了椅子上,那语气似乎并没有打算为自己刚才的行为解释什么,这让一贯“吃软不吃硬”的李慕气不打一处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