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韩信笑着告诉李恪说:“殿下无需顾虑,他们是真心归附,没有不轨企图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是你用了什么法子,这我就毫不奇怪了。”

    李恪深知以韩信的手段,要让白伏一族臣服那简直是易如反掌,这就难怪这帮人会突然之间转变态度了。

    看白伏对韩信那敬畏的态度,就知道他肯定是吃了大亏的。

    了解清楚情况之后,李恪对白伏说:“既然淮阴都这样说了,那我相信你们,今日既然都来到了这里,就全部进城去吧,我请大家喝酒吃肉!”

    白伏浑浊的双眸渐渐睁大,然后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李恪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们真的可以进城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以,只要你们是真心诚意想要放下干戈,向往和平的,那我李恪就会当你们是容城的贵客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殿下!”

    白伏率部众跪地叩拜,他们对李恪不计前嫌的胸襟深感敬佩,自此诚心诚意归附大唐,不敢再有任何异心。χιèwéЙ.℃ōM

    “恶来,带他们入城吧。”

    典韦有些不乐意地收起了长戟,原本他还期待着能够再打一场,可惜并没有给到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随后李恪和韩信并肩入城,他好奇问道:“淮阴,之前让你来城里住,你说还是喜欢在建威营里待着,今天怎么愿意进城了?”

    韩信爽朗地笑道:“就是想要喝酒了,而且我这酒必须得一知己,两人对饮才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我不陪你是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殿下公务繁忙,所以我可以等,什么时候殿下忙完了,咱们就什么时候开始。”

    李恪韩信今天兴致很高,于是便干脆说道:“淮阴将我视为知己,那我怎么能撇下去再去忙别的事呢,我们这就去痛痛快快地喝酒!”

    两人来到李恪在城中的大宅,相对而坐之后,苏桃就将前不久刚刚酿制而成的葡萄酒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酒还是我和老狄两个人琢磨了好几天才酿造而成的,可惜他现在不在这里,否则说什么也要喝上几杯解解馋。”

    韩信将笔尖凑近壶口轻轻一嗅,当即双眸闪亮,夸赞道:“我是怎么也没想到,居然可以品尝殿下亲自酿造的美酒,这酒今天就由我替老狄喝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各自举杯,畅快地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韩信告诉李恪说,他在建威营中找不到一个远见卓识,学富五车的人跟他一起坐而论道,于是思前想后也就是李恪能跟他畅谈无阻,这才特意找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诶,对了,你是用了什么法子让白伏一族心悦诚服的?”

    李恪想起白伏见到韩信时的表情反应,就猜测这背后肯定有点故事,否则那帮粗鄙的蛮夷根本就不可能老老实实归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