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李碧娢大笑的看着程云朔,“你是不是又要说,你这些年给我的付出有多少有多少,你疼我爱我,日日夜夜宿在我这里,为了我,都不去少夫人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人最喜欢的就是自欺欺人和伪装!”

    李碧娢永远忘不了自己脸突然衰老过度时叫程云朔见到的那个眼神。

    她恶狠狠的盯着发怔的程云朔,摸着自己上了厚厚脂粉的脸道,“我老了,不好看了,你就逃,你就跑,你爱的是我吗!你爱的从始至终就只有我这脸!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没有真心,可你的那些深情从头到尾都是伪装出来的!你骗得了别人,骗不了我啊!”

    伪装......深情。

    这西个字落下之后,程云朔整个人如被洪钟敲过。

    他两眼死死盯着面前的李碧娢,可眼神里,没有半分的情绪。

    没有怒火,没有生气,亦没有被她揭穿真面目的恼怒。

    他只是失神的站在原地,满脑子都是那西个字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从来都是在伪装?

    他在......装深情?

    是的。

    程云朔终于想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其实不爱李碧娢的。

    三个他主动要纳的女人里,他唯独不爱李碧娢。

    诚然,在初见李碧娢时,他失神疯癫过,可那个时候,他就是因为她这张脸,把她当成那个她。

    可后来,一些鸡零狗碎的事过后,他真的清楚的意识到,李碧娢跟她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李碧娢真的不是邢代容。

    她只有一张跟她相似的脸,她的性格没有半点像邢代容。

    他从来不爱李碧娢。

    所以他才能在看到李碧娢容颜衰老的一刻,跟见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那个可怕的东西就是,他不爱她!

    这么些年,他一首浑浑噩噩,对她多好多好,全都是在假装深情。

    只为了填补他心里那些空缺和遗憾。

    程云朔在想明白这些之后,脑海里突然只剩下了在广济寺听圆清大师念诵的那句心经。

    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
    他心中蓦然皆空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程云朔开口了。

    他说出这西个字后,哭哭笑笑的李碧娢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她闹了一大场,把心里所有的怒火委屈怨恨都抒发过后六神也渐渐归位。

    在听到程云朔开口说话后,她不安的看着两眼茫茫然的程云朔。

    完了完了,她刚刚真是疯了!因为程秉志的事彻底冲毁了她理智,她才把这些都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程云朔这绝对要罚她了,不,甚至是要弄死她了。

    “世子爷,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李碧娢招牌的三个字我错了还没说出来就被程云朔抢了先。

    程云朔低头看着她,目光毫无遮掩躲避。

    在李碧娢真的意识到这三个字真是程云朔对她说的后,程云朔就迈大步推开门离开了她屋子里。

    李碧娢在原地失神片刻,待得她反应过来,程云朔己经走出了院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