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宫尚角其实一开始也不理解宫紫商的做法,后来理解过来了,说道:“她似乎想要藏拙?”

    噗嗤...

    叶冰裳实在是忍不住的笑了。

    “藏拙?她有拙可藏吗?”

    宫尚角也无奈的说道:“可能以为自己很厉害,也可能以为她如果太厉害了,宫流商会害她?

    或者她那个姨娘会害她?”

    宫尚角虽然差不多理解宫紫商的做法,但是更多的其实是无语。

    毕竟,宫紫商甚至没有给宫流商一个可以选择把她作为商宫继承人的机会,就自己把这机会给全部都毁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宫流商是重男轻女,这是这个世道的错,宫流商这样做也不对。

    但是,事在人为。

    宫紫商要说天赋有多高,他不知道,毕竟,这些年,商宫的武器,中规中矩,没有出现岔子。

    能体现她一部分的能力,但是,这其中,宫流商可是把控着商宫的管理的。

    不然,宫紫商不至于连份利都拿不到自己手中,没见冬日,他分给宫紫商的毛皮,都到不了宫紫商的手中。

    衣服来回也就是那么几件。

    而她研究的炸药那样的东西,霹雳堂当年就是以炸药起步的。

    只是宫紫商又研究起来了而已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父亲,还是一宫之主,如何能忍受得了自己的女儿成天没脸没皮的追一个侍卫?

    如果宫紫商想要招赘,完全可以跟宫流商商议,金繁一个侍卫,如何能拒绝一宫之主的女儿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