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常狄眼睛眯着,一根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方向盘,一看就是在算计着什么。

    再看看他那精壮的体魄,等回到阴镖局,恐怕有人要倒霉咯。

    我们是傍晚到达阴镖局的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蛮大的庄园,周围做了结界,守卫森严,一般人路过这一片,都不会察觉这儿有人住。

    常狄的车从前门开进去,穿过一小片草坪,后面就是联排的别墅群,能看出来这一片刚扩张过,有些建筑很新,常狄说后面还有一个马场,也扩大了近一倍。

    “五嫂没病之前很喜欢骑马。”

    常狄一边停好车,一边领着我往槐烟住的房间去:“我把马场扩建好,她喜欢的马儿全都养得膘肥体壮,只要鹿堂主能让她不那么痛,不整天昏睡着,能出来晃晃,看到这些马,她的心情也会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前几年名声打出去了,阴阳两道向阴镖局递单子的很多,我们能推的都推了,但每个月总有两三单要走,这两天有个大单,兄弟们都押镖去了,等壹壹过生日的时候,我再一一跟你介绍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常狄已经推开了主卧的门。

    门一开,一股热浪迎面扑过来,激得我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常狄伸头看了一眼,问里面的人:“松钰,那家伙还没来吗?他到底还在不在乎五嫂的这条命了!”

    里面的女子冲他瞪了一眼:“还不是因为你!人家每次来帮忙都要被你阴阳怪气地怼一通,用着人家了又舔着脸去请,常狄你这脾气得改一改了。”

    常狄明显理亏,讪讪地冲我笑:“鹿堂主你进去啊,我亲自去请轩辕君一那老小子去!还跟我摆上谱儿了!”

    哦,原来瞳色会变的那人叫轩辕君一啊。

    我跨过门槛,抬眼就看到房间里其实是开着空调的,温度调的很低,床里面还摆着大桶的冰,这才刚刚入夏,风扇都不怎么开的天气,这个房间竟热成了这样。

    而热源就来自于那张宽大的双人床上。

    双人床上铺着凉席,槐烟穿着一身薄薄的真丝睡衣躺在那儿,她眉头皱得紧紧的,满头大汗,嘴唇干裂得厉害,一张小脸憔悴得不行,可脸颊却又通红通红的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蓁蓁吧?”床边守着的女子声音清脆,一听就知道是个直爽性子,“我叫柳松钰,是槐烟的好姐妹,也是她在阴镖局最得力的助手之一,听说你们鹿家阴香包治百病,你快来看看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包治百病夸张了。”我冲她点头致意,“不过我可以先帮烟姐姐看看。”

    我走到床前蹲下来,伸手摸了一下槐烟的手腕。

    烫得不行。

    那种烫,已经超越人体可承受的极限很多很多倍了,就算槐烟有修为在身,也不应该能扛得住这样的体温。

    这体温摆在普通人身上,恐怕肉身都得化成碳了。

    柳松钰说道:“她第一次病发晕倒,我就找医术高超的医者来看过了,她的脉象平稳有力,身体没什么大毛病,之所以会这样,大部分是因为那枚护心甲。”

    护心甲的事情我之前也听说了,它来源于火麒麟,火麒麟的火焰至纯至阳,但槐烟之前能很好的运用它,可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,渐渐地就压制不住护心甲的烈性了。

    柳松钰跟我说了很多关于槐烟的事情,我静静地听着,许久之后才抓住了一个重点:“你说烟姐姐转世,是从一棵大槐树里孕育出来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