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秦宝环听他声音不对,问他:“你怎么了?这个时间不应该在公司?怎么听着刚睡醒?”

    陆山河也没瞒她:“感冒了,吃了药睡了一觉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累的吧?”秦宝环说:“算了算了,不跟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陆山河问她:“说吧,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说好,你得保密。”

    陆山河奇怪:“什么事情还要保密?”

    他俩之前,有什么事情是需要保密的?

    等秦宝环说完,挂了电话,陆山河缓了一会儿,又去喝了一杯白开水。

    生病的事情,他也不敢跟林奕澄说。

    国内外有时差,林奕澄那边是早上的时候,国内正好是晚上,陆山河就说自己有个会议,没法跟她视频了。

    林奕澄也没多想。

    好在第二天,陆山河的感冒好了大半。

    本身他身体素质也不错,这两天奔波透支的时间也都休息补回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满血复活。

    他帮着秦宝环处理了一些事情,晚上就和林奕澄视频了。

    那边林奕澄刚刚起床,不施粉黛的脸上还透着几分刚睡醒的惺忪。

    “橙橙,”陆山河笑着看她:“晚上休息的好吗?”

    林奕澄刚刚刷了牙,说:“拜你所赐,晚上我睡得像一头猪,动都没动一下。”

    陆山河来了一晚上,给她的身体留下了要好几天才能消除的痕迹。

    再加上工作劳累,林奕澄的睡眠质量更是上了一个台阶。

    “人家专家都说了,适度的夫妻生活,是有助于睡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是适度了。”林奕澄瞪他一眼:“那你呢,回去有没有好好休息?”

    “有,这两天睡得很好。”陆山河说:“也都是你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其实林奕澄离开的日子,他的睡眠质量都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不过这两天,一来是因为身心都得到了满足,再一个也确实是因为生病了。

    现在恢复精力,脸上带着笑意,完全看不出之前生病了。

    林奕澄也没有看出来,她还觉得陆山河精气神挺好的:“不敢居功,毕竟陆总不远万里飞过来,回去要是再睡得不好,那我罪过大了。”

    陆山河笑了笑,然后说:“对了,跟你说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林奕澄一边往脸上擦精华,一边问他。

    陆山河说:“其实之前,我一直不喜欢秦宝环。”

    林奕澄愣了一下,然后开口:“你不喜欢是你的事,反正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,不接受质疑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离间过你们的关系啊。”陆山河有点委屈:“我只是不喜欢她的性格。再说了,那时候,她还带你去那种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林奕澄说:“那种地方怎么了?只允许你们男人花天酒地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再说了,我也没有花天酒地。”陆山河忙说:“我的意思是,我以前可能对秦宝环有些误解,其实她这个人还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当然很好了。”林奕澄说:“不过你怎么突然对她改观了?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陆山河摇头:“没有。就是,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吧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”林奕澄也赞同:“了解一个人,时间是最好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和陆山河聊完之后,她去办公室换衣服的时候,秦宝环竟然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橙橙,还这么忙吗?”

    林奕澄穿上了白大褂:“是啊,争分夺秒的,抓紧完成,早点回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