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赵辰溪在知道皇帝那里多了很多自己的弹劾奏章的时候,也懒得和那些老古董掰扯,干脆在我早朝上地上了辞呈。

    皇帝看着赵辰溪地上来的辞呈,当下气的踢翻了龙椅一旁的架子,吓得大殿上跪了一片:“去他娘的辞呈,现在一个个叫嚣的不得了,东一个谈何右一个弹劾,打仗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吭声!若是那么有本事,怎么打仗的时候非得让朕自己亲自去了,现在天下太平,要到是一个个开始,眼红人家名誉声势,之前一个个的都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赵辰溪拿着辞呈,跪在那里,低着头,乍一看竟然还有几分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赵辰溪的生母是西域女子,你们是今天才知道的吗?先前他打了这么多年仗,也不见你们说什么异族人,现在倒好了,现在天下太平了一个个开始扯这个事情了?天下大同,女子千千万万,他永宁侯就是娶了人家做妻子,生了个儿子还比你们这些正统的汉族人个个都有出息,所以心里委屈眼红了?”皇帝猛的一拍龙椅。

    “陛下息怒!”永宁侯在这个时候,是唯一一个敢出声的人,毕竟人皇帝实在给他儿子出气。

    皇帝看着底下跪成一片的人,眉头紧锁:“今天,朕就把话撩在这里了,赵辰溪是朕的大将军,是守着国门的大将军,若是他品行败坏做出什么违法犯纪的事情,朕绝对不会轻饶,可你们也不要妄想就凭借着那么一点点的血统来弹劾他!他是朕的守护将领,更是这大燕的守护将领,再有人拿他母亲是西域人这件事说话,别怪朕不客气!”

    赵辰溪的辞呈被驳回,还给了皇帝一个发火的油头,再嚣张的老臣子那也是臣子,明知道触碰到了皇帝的逆鳞,但凡是个聪明人,也不会为了这么一点事情拼上自己的脑袋,他们的确眼红赵辰溪新贵的身份,可是他们自己的心里也很明白,赵辰溪的功名都是一刀一刀砍出来的!

    弹劾赵辰溪的事情,算是到这里就为止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便是准备选秀和来年的科举。

    这两样事情倒是去赵辰溪没什么关系,他每日的也难得清闲,练完兵就回府上,恨不得天天待在姜怀月身边,偶尔会有同僚笑话他,说他妻管严,他便笑着说:“那是你们没有福气娶到我媳妇儿这样的,不然你们怕是比我更加妻管严!”

    赵辰溪原本就不进女子,可偏偏娶了妻子以后,每日的晚出早归,眉眼间都是浓浓的笑意,只是他们在永宁侯府住了一段时间,就回了雅苑,没多久,纪佳瑜就出嫁了!

    纪佳瑜嫁给了他母亲娘家,虽然偏远,却不会薄待她,只是纪佳瑜心中不满,闹腾了好些日子,最后被姜怀月打了一顿,才安安稳稳的出嫁了。

    刘汐柠和凤安予的婚事是皇帝下的圣旨,凤安予倒是并不排斥,但是对于四哥输了一盘棋,直接将他这个亲弟弟卖出去的这件事情耿耿于怀,跑到姜怀月这里诉苦,不过好在给他输了一个好的媳妇,虽然心里头委屈,却也没有委屈特别久。

    刘汐柠和凤安予的婚事定下没多久,皇帝就开始选秀,然后每天在第一个看的那一群千金小姐,每天脑子都昏昏沉沉的,实在没办法了,就会把姜怀月叫进去,让他帮着一起相看。

    明明是皇帝选妃,可偏偏这个皇帝每日里的忙的不可开交,压根没有时间到这里来相看,反倒是太后被逼的在这里看了好几日。

    凤凌夕是要入宫,但是因为那些前尘往事,他不好参加选秀,但选秀结束以后就会直接入宫,凤家人其实一开始都不愿意让凤凌夕入宫,因为宫中的生活并非大家想的那么美好,但是为了凤家的昌盛,凤家从有一个要进宫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