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“planb?那你的planb是什么呢?”红侠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问我planb是什么?那你首先就得知道现在最大的问题在于什么?”

    “最大的问题?最大的问题在于民众情绪与舆论的失控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会将这十几年所积攒下来的仇恨与痛苦,完完全全的倾泻在了那个孩子的身上。”

    红侠此刻已经意识到了这份不存在于现世之中,隐藏在人们内心之中的力量,即将爆发。

    这份力量无比可怕,足以毁灭一个文明。

    “官方到了这个时候,就必须在两者之间进行取舍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非常两难的选择。

    如果站在人民群众这边而放弃那个孩子的话...

    失去了那份力量的人类,我不知道该如何与地下世界的那群怪兽相抗衡。”

    只有去过地下世界,才会明白,怪兽一方得力量完完全全不是人类所能比的。

    王兽,只有面对过那只生物,才能明白这个词语所代表的含义。

    人类引以为傲的最强力量在对方面前,就像一只蚂蚁一样,被轻松的碾碎。

    按照在地下世界获得的信息来看,那个孩子应该就是这一代的王兽了。

    所有地下世界的怪物都明白一个道理:

    只有王兽才能够打败王兽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,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诞生一只王兽,没人知道他是如何诞生的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知道,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种族都会诞生王兽。

    而这一次,是人类。

    按照怪兽们的分级,红侠自己就是人类之中的首领级。

    对于任何一个种族来说,如果自己的族群里诞生了一只王兽。

    那么,他们必然会竭尽全力保证王兽的成长,不会有任何成员会有异议。

    对于种族里每一个个体而言,种族的延续高于一切。

    但人类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怪兽们只要考虑生存和繁衍就行了,而人类要考虑的可就多了。

    人类的情感与智慧决定了人类的复杂,使得人类区别于野兽。

    这是人类的优点,但并不是在所有情况下,这都是优点。

    现在人类所面对的就是一个经典的电车难题。

    两条轨道上一边放着那个孩子,一边放着群众。

    一边代表着未来,一边代表着现在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取舍,人类必将度过一段非常不愉快的时光。

    “如果按照你原来的plana,虽然民间仍旧会有一些怨言,但最终的情况会好上很多。

    人们会将之前的牺牲与痛苦视作人类整体文明存续与发展的代价,这就不会有某个具体的个体来承担这份代价。

    这份代价不是个人能承担的了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人类是有极限的。

    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

    那小子现在的极限肯定是承担不了这份代价的。

    虽然人类可以凭借自己自身不断的锻炼和学习来不断提升这份极限,但时间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就打算锻炼锻炼这小子的,结果...

    这小子一头把自己栽进了坑里。

    他现在想要突破这份极限来承担下这份突如其来的代价,就只有一个办法。”鸡哥赞同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红侠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选择不当人了。”鸡哥回答道。“既然人类承受不了这份代价,那就只能超越人类了。

    成为一个超越人类的存在,那就可以承担得住这份代价了。

    那超越了人类,那可不就不当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当人?”

    红侠品味着鸡哥的这番话,忽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人类一方现在还不知道林明是王兽,而王兽本身又代表着什么?

    官方选择哪一方就意味着另一方就得接下这份沉重的代价。

    文明接下的后果就是文明分裂。

    而林明接下的后果,那就是林明将无法继续作为人待在人类文明之中。

    “遭了,我必须立刻回去。”

    红侠挣扎着想要爬起来,但是他现在就仿佛像是一个上早八的大学生,身下的床板死活都不让他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红侠才想起来,眼前的这两个人好像都他娘的不是人呐。

    眼前这两个人都是怪兽啊。

    是啊,他们怎么可能会和人类站在一边?

    “别着急,好戏还没开场呢,先别急着走啊。”

    鸡哥拉过自己的老板椅,躺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好戏,你指什么?”

    红侠虽然着急,但此时此刻的他没有任何办法挣脱束缚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,我还有b计划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b计划又是什么呢?”红侠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看就知道了。”鸡哥故作神秘道。

    鸡拟态媒体工作室外,人类文明之中正在酝酿着巨大的风暴。

    这场风暴是会撕碎这个文明,还是说会将这个文明吹向其他的地方?

    在风暴真正来临的那一刻之前,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前线基地内。

    林明这一段时间已经被上面下达了命令,这一段时间就不要到处乱跑了,就乖乖的待在军营里面,等风头过去了再现身。

    只是,这风头吹过的地方可不仅仅只是外界,哪怕军营里也有风声。

    官方或许可以用武力镇压大部分异响,但若是连武力本身都有异响呢?

    林明走在路上,无论是到哪都能够听见有人在讨论自己。

    王兽的力量使得他的五感提升很高,他能轻松的感知到周围浓烈的敌意与那强烈的恨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