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    密集的雨水,倾盆而下。

    模糊了视线,也浇灭了江山对林清溪最后一丝耐心。

    嗖。

    一把泛着冷光的刀锋,落入手中。

    随手一挥,仿佛斩断了雨珠,层层叠叠的雨珠激荡开来,一道道浓郁杀机,从刀锋之上狂飙而出。

    “他今天会死。”

    江山踏下石阶,手中的刀,嗡嗡作响:“除了他,你要什么,我都可以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林清溪双目赤红,握手柳叶刀,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江山亲眼目睹亲生女儿为了一个男人,不顾一切地朝自己挥刀而来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微一皱,眉宇间,写满杀气。

    “当年连你母亲也拦不住我。”

    江山字字铿锵,犹如天雷滚滚:“何况你?”

    铿!

    刀锋碰撞的瞬间。

    林清溪整条手臂仿佛触碰十万伏高压电,柳叶刀瞬间化作碎片,五脏六腑传来剧痛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一刀,林清溪身躯倒飞出去,口中鲜血狂喷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张向北伸手,扶住了身躯摇摇欲坠的小姨。

    漆黑的眼中,杀机必现。

    江山漠然站在远处,手握刀锋,宛若一尊战神。

    浑身冒出令人颤抖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他仅仅一刀,便展现出令人绝望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他的武道天赋,当世无敌。

    十个张大智,也不够他塞牙缝!

    “武道,只是我最不以为意的天赋之一。”

    江山薄唇微张,淡漠扫视这对男女:“这个天赋,我只用作健身。”

    “杀一个人,一颗子弹足以。”

    江山一字一顿道:“何必这么麻烦?”

    张向北低头凝望脸色煞白,不复往日柔情的林清溪,体内有一股无穷的怒火,逐渐焚烧,蔓延,汇聚成型。

    “小姨,他比我还狂。”张向北薄唇微张,低语。“我长这么大,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见过。”林清溪峨眉微蹙,猩红的唇微微开启。“真让人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小姨讨厌的人,都该死。”

    张向北拔出北莽刀。

    深深看了林清溪一眼:“小姨,等我。”

    扶稳林清溪后,踱步走向江山。

    江山目睹张向北走来。

    身躯宛若一座铁塔,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眼眸中,却闪烁着淡漠之色:“当年你父亲也曾鼓起勇气向我发起挑战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他连我家的看门狗都过不了。”

    江山目光冰冷,一字一顿道:“我很想知道,他处心积虑培养了三十年的儿子,到底是个什么成色。”

    江山很随意地挥动刀锋,薄唇微张道:“机会只有一次,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张向北面无表情道:“你是该把握住。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一道残影,消失在了雨中。